浦江棋牌游戏 浦江棋牌游戏

第103章我不后悔

“先我已经帮您联系过卡拉提娱乐场的经理乔丹-哈尔平先生;他表示卡拉提娱乐场愿意为您的比赛免费提供场地以及牌员、巡场和其他工作人员;其次只要您愿意在牌局进行的时候胸前挂上他们娱乐场的标志并且允诺可以随意使用您玩牌时的摄影或是视频资料作为卡拉提娱浦江棋牌游戏乐场的宣传资料;他们就愿意为此付您五万美元的赞助费;当然合同里会相应的注明在比赛结束前您不能再给任何其他娱乐场做广告您觉得这个条件可以接受吗?”

刘一志靠在老板椅的椅背上浅浅的吸了一口雪茄惬意的吐出一口烟雾后接着说了下去:“而我也并不是浦江棋牌游戏什么都没有做的。上个月你还在拉斯维加斯的时候我听平托银行的一个董事说你母亲也来了香港而且她似乎很急于将这套别墅脱手变现浦江棋牌游戏的样子。于是我就告诉他我愿意拿三千万港币买下这套房子。这样他们才答应让你的母亲拿这套别墅抵偿债务。可是我们谁也没有想到你竟然在这个时候回到香港把这笔债务填上了!阿新你知道吗?从认识的那一天开始我们三个人就一直谁都不服谁但看过你的表现后在继承人这一方面我和阿天都不得不承认我们不如你的姨父。”

我摇了摇头:“浦江棋牌游戏没有的事你已经够快了;只是我浦江棋牌游戏们运气不太好还有半个小时才有下一班船要不要去吃些早点?”

或许是那个“骗”字又刺激到了杜芳湖她低下头轻声对我说:“对不起。”

在第一轮两个小时的战斗里我除了夺得两个盲注彩池(从枪口位置直到小盲注位置所有人都弃牌大盲注位置上的牌手不用看牌就可以赢得的彩池浦江棋牌游戏)没有任何建树;算上被浦江棋牌游戏芭芭拉小姐和那个胖子重创的一把;我的筹码损失了整整一半!现在我只剩下了两百四十九万美元;而赛场内还有296名牌手

“我再加注到一千五百万美元。”内格莱努轻声说道。


|下一篇:世界有名赌场